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动态新闻 >

1965年发表42首诗词不满:这简直是毛主席的再创作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2-05-13 点击数:

  老覃之前写过《一个战士遗体被草率处理,毛主席不满,写了一篇文章,影响了世界》一文,在文中介绍了革命军人张思德的光辉事迹。

  张思德在开辟农场的劳动中牺牲了,在张思德的追悼会上,毛主席作了一场没有发言稿的即席演讲。

  毛主席的政治秘书及其他几位同志默默地做了记录,之后整理成文,经毛主席审定和修改,成为了光辉的历史篇章——《为人民服务》。

  《为人民服务》后来和《纪念白求恩》《愚公移山》并称为“老三篇”,一起汇编成合订本、单行本出版,总量达20亿册,被翻译成了20多种语言,影响了世界。

  《为人民服务》和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的诞生,虽说只是主要的文字整理者,原创著作权还是属于毛主席,但的文字功力也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1945年10月11日,毛主席从重庆飞回延安。由于过度劳累,回延安后不久就病了,不得不遵医嘱进入休养。

  1946年元旦来临,蒋介石趾高气扬地发表了长篇广播演说,说什么“乘此岁序更新”之际,“明告”“全国的同胞”,全国“军队必须一律归还国家统辖”。

  所谓“盟墨未干”、“口血犹在”,蒋介石这是在发出要撕毁双十协定的讯号了。

  对于蒋介石这种行径,毛主席自然是要驳斥的,但他一来病体初愈,二来对有信心,三来也去了重庆,因此,他把写这篇驳斥文的重任交给了。

  挑灯夜战,不负众望,挥笔写就了长达万言的《蒋介石元旦演说与政治协商会议》,言辞如海,气势如虹,招招见血。

  《蒋介石元旦演说与政治协商会议》入木三分地揭露出了蒋介石欲祭出“统一”旗号以完成其独裁野心的丑恶嘴脸,在国统区引起了极大的震动。

  在毛主席的鼓励下,乘胜追击,不断在《解放日报》发表社论,一篇接一篇,一连发表了二十三篇之多,完全压制住了那位替蒋介石拟稿的“文胆”陈布雷。

  老覃顺带说一下,毛主席麾下共有两位“乔木”,一位是;另一位是后来任共和国外交部长、活跃在国际外交舞台上的乔冠华。

  这两位“乔木”都是江苏盐城人,两家住地相距不过几里,不仅是扬州省立八中、扬州中学(高中)的同学,还是北京清华大学的同学。

  两人在走上革命道路后,不约而同地用“乔木”为笔名发表文章,各自名噪一时,皆为宇内所瞩目。

  但乔冠华主要在香港、重庆等地活动,为了区分,毛主席称之为“南乔”,而呼在自己身边工作的为“北乔”。

  重庆和谈期间,“南北二乔”相聚了——“北乔”随毛主席赴重庆谈判;“南乔”在1942年从香港秘密撤退后,转至重庆曾家岩50号,来到了周恩来身边工作。

  刘白羽、潘梓年、熊瑾玎、乔冠华、胡绳等人目睹了“双乔”为改名而展开的“论战”。

  “南乔”口才极佳,辩机百出。他说:“《诗经·周南》有诗云:‘南有乔木,不可休思’,我本姓乔,身高一米八三,活脱脱一棵挺拔的乔木,‘乔木’这个名字,非我莫属。”

  “北乔”毫不相让,说:“《诗经·鹿鸣之什》里面有‘伐木丁丁,鸟鸣嘤嘤。出自幽谷,迁于乔木’的诗句,我爱人名为‘谷羽’,是‘出自幽谷,迁于乔木’之鸟,我把‘乔木’的名字给你,将置我爱人于何地?”

  即“北乔”原名胡鼎新,恢复“胡”姓,以后改叫“”,“北乔”仍用“乔木”之名。

  回到延安,以“”之名不断在《解放日报》发表社论,乔冠华读了,由衷地感叹:“写文章,搞文件,我们十个也顶不了一个!”

  毛主席也非常欣赏乔冠华的才气,封他为“乔老爷”,称赞他的文章“可顶抗日战场上的千军万马”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历任新华社社长、新闻总署署长、中央宣传部副部长等职,到了1956年,还当选为第八届中央委员、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。工作连轴转,脑力损伤很大,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。

  1961年夏,请了长期病假,在哈尔滨、大连、长沙、杭州各地之间疗养。

  在北平清华大学读的是物理专业,但他本质上是一个文艺青年,对语言学、音韵学大感兴趣,写下了不少言志诗。

  他初次以“乔木”为笔名写的诗是《打了春,赤脚奔》,发表在1937年的《希望》杂志第一卷第一期上。

  到了延安之后,创作热情高涨,写下了《安吴青训班班歌》《青年颂》《青春曲》等,由冼星海和李焕之谱上了曲,传唱很广。

  他在延安的代表作为《人比月光更美丽》。1992年,他将自己的诗作结集出版,诗集名就定为《人比月光更美丽》。

  老覃之前在《毛主席一气呵成的两首诗,既瑰伟壮丽,又悲天悯人,感动了无数人》中提到,“五四”新文化运动之后,文言文已经被白话文取代,同样,旧体诗也随之被新体诗所取代了。

  有人因此说,在新中国建立后的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,旧体诗坛几乎被毛主席诗词占去了半壁江山。

  那么,在全国各国巡回疗养期间,每天接触了不少新事物,诗兴勃发,不由得模仿毛主席的诗作风格写起了旧体诗词来。

  毛主席是此道中的高手,见了的作品,不免技痒,反复吟哦,来回推敲,花了大量时间,逐字逐句地对原词进行修改,并向郭沫若、康生等人征求意见,然后推荐给《人民日报》发表。

  这样,1965年年元旦,填写的第一批共16首词在《人民日报》公开发表。

  大受鼓舞,诗兴犹如开闸的洪水,咆哮奔涌,一发而不可收,仅仅一个多月,就捣鼓出了27首词和律诗,继续呈送毛主席。

  后来在1992年将自己的诗作结集为《人比月光更美丽》出版时,曾无比深情、无限感激地说,很多经毛主席修改过“的句子和单词,确实像铁被点化成了金”。

  举个例子,的《水调歌头·国庆夜记事》中,写的是“万里千斤担,不用一愁眉”,毛主席挥笔改为“万里风云会,只用一戎衣”,气势和诗魂一下子就来了。

  毛主席不但和郭沫若、康生经常讨论这批诗词,还把赵朴初、吴冷西和陈毅拉进了讨论圈子。

  这27首诗词经过毛主席的修改后,有26刊登在1965年9月29日的《人民日报》上,尔后又由《红旗》杂志在第11期上进行了转载。

  这么一来,在1965年,旧体诗在这两波作品的推助下,掀起了一个小高潮。

  对说:“你的诗词简直就是主席的再创作,浪费了主席的太多心血,你不能再送诗词给主席了!”